白澤視角(吧

看著眼前,是正在製藥的鬼灯。

白澤不禁納悶,前天,這個惡鬼突然到桃源鄉,要求教他製作中藥。

原本不想的,但礙於他手上的狼牙棒蠢蠢欲動正準備揮過來,才只好接受。

『喂,惡鬼,你找我學做藥到底要幹嘛啊?』白澤摸著手上的兔子問。

『我高興。』頭也不回,鬼灯接著說『管那麼多幹嘛。』

『你...!』找不到什麼話可以反駁,白澤只能惡狠狠的瞪著鬼灯的背影。

『白豬,別瞪了,再瞪我也不痛不癢。』依舊繼續著手上的動作,鬼灯終於回過頭,看見的卻是白澤正在搭訕女獄卒的景象

『哦呀哦呀,原來你住在花街呀~所以你是那裡的獄卒囉?』白澤笑咪咪的將手搭在女獄卒的肩膀上,談論著。

『白豬,請不要騷擾我底下的員工。』鬼灯說著,身後的黑氣散發出來,狼牙棒不知何時拎起,對著白澤擊下去。

『哎!惡鬼你幹嘛!』感覺身後寒氣逼人,急忙閃過朝這邊揮過來的狼牙棒,白澤氣的大叫。

『沒什麼,白豬。』將掉在地上的狼牙棒撿起,鬼灯直視著白澤。

明明是平靜無波的視線,白澤卻覺得有什麼異樣的情感在心頭浮現,揮之不去。

『沒、沒事就快點製藥啦你!惡鬼!』轉過身,態度似乎有點改變,白澤在心裡想。

這異樣的感覺是什麼呢、從未有過的。

 

稍晚。

『時間差不多了』看著時鐘,鬼灯收拾著桌上的藥材『要回地獄巡邏,明天還會再來。』

『哈?明天還要來啊?』

『怎麼?不歡迎?』

『不不不,並沒有。』看著鬼灯手上的狼牙棒,白澤趕緊改口。

嘛,不過也不討厭、吧,依舊這樣想著。

 

第二天。

『碰─!』將白澤從睡夢中吵醒的,是大門被踹開的聲響。

恍恍惚惚的還沒清醒,接著被踹的是他的房門。

不用想也知道是誰。

『現在才幾點啊...惡鬼你都不用睡覺的嗎!』掙扎著從床上爬起,白澤搔著頭看向站在門口的人、不,應該是鬼。

『昨夜批改公文太晚了,乾脆不睡。』看了看懷錶,鬼灯說『快起來,白豬。』

『哎──誰理你啊惡鬼...』用枕頭蓋住眼睛,白澤被昨天的心事煩的睡不著。

『嘖。』明顯的感到不爽,鬼灯一把拉起白澤,順勢吻住白澤。

『咦哎!?等、等你這惡鬼...』被鬼灯這突然的舉動嚇到,白澤的思緒亂了,只能任憑鬼灯撕咬著他的唇。

『唔。』吻到彼此都沒氣了、鬼灯才放開白澤。

看著白澤被吻得有些腫的唇瓣,鬼灯突然驚醒,趕緊離開房間。

『做什麼呀...那惡鬼。』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白澤喃喃道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

嗚哇挑戰寫了鬼白、不過還不是能很熟練的操縱他們的情緒

白澤應該是討厭鬼灯的,卻任憑他吻著自己,我想這一點我...不太知道該怎麼詮釋白澤的心情(捂臉

覺得自己的文筆還是廢廢的(哭

想當個寫手繪手一起的人///(不可能

但我應該會忙死吧(遠目

這篇就暫時無名稱囉!

CP我想是寫到鬼灯主動去吻白澤時才打出鬼白的(no

文的名稱我想不到(炸掉

2014/04/06 欲白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欲白 的頭像
欲白

我欲與君相知。

欲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