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灯視角

傳來陣陣的藥材味道,這裡是極樂滿月。

決定要去找白豬教他製藥,雖然說不出口...但,那是前天的事了。

『接下來是要撒入這個藥材....』一邊自言自語,鬼灯一邊按著書上的指示灑入藥材。

『喂,惡鬼,你來找我學製藥到底要幹嘛啊?』白澤摸著兔子問。

『我高興,管那麼多幹嘛。』雖然嘴上這麼說,其實鬼灯是想做能讓部下精神提振的藥,最近亡者人數增加,人手不足只能日夜不停的工作。

『你...!』想不出什麼話能反駁,白澤瞪著鬼灯。

啊啊,他一定是想到現在地獄的情況了吧。

『我說、白豬你再瞪我也不痛不癢。』轉過頭,看見白澤正在搭訕不知何時出現的女獄卒,鬼灯心情突然不爽了。

『哦呀哦呀,原來你住在花街呀~所以你是那裡的獄卒囉?』白澤笑咪咪的跟女獄卒說著話。

『白豬,請不要騷擾我底下的員工。』將狼牙棒對著白澤揮了出去,嘖,不爽到極致,鬼灯在心裡想。

『哎!惡鬼你幹嘛!要是打到女孩子怎麼辦啊!』急忙閃過狼牙棒,白澤對著鬼燈大叫。

『沒什麼,白澤。』將狼牙棒撿起,鬼燈看著白澤。

明明討厭著白豬,為什麼看著他心裡有股說不明的感覺。

『沒、沒事就快點製藥啦你!惡鬼!藥鍋都快焦了!』話畢轉過身,明顯可以看到白澤的耳朵有點紅。

白豬的態度似乎有些改變?嘛、錯覺吧。

 

稍晚。

『時間差不多了』看了看懷錶,並收拾著桌上的藥材,鬼灯說『明天還會再來一趟。』

『哈?明天還要來?』明顯白澤不太願意。

『怎麼?不歡迎?』

『不不不,並沒有。』很勉強的樣子啊。

這種感覺一定是。

 

第二天。

『那傢伙...果然還在睡啊。』看著還未開門的店,鬼灯抬腳一踹,將大門踹開。

走到白澤房間門口、再度將門踹開。

『現在才幾點啊...惡鬼你都不用睡覺的嗎?!』白澤掙扎著從床上爬起,一邊說。

『昨夜批改公文太晚,乾脆就不睡了。』鬼灯如實告訴,畢竟公文數量多到改到凌晨才批閱完畢,今天也不想請假補眠。

『哎──你不用睡覺其他人也要睡覺啊,惡鬼!』看來不想面對現實,白澤用枕頭蓋住臉。

『嘖。』將白澤一把抓起,順勢吻住他的唇。

啊啊,挺柔軟的嘛。

『咦哎!?你、這惡鬼...』思緒雜亂無章,白澤決定放棄反抗。

『唔。』吻到沒氣了,鬼燈放開白澤。

視線盯著白澤那些許腫的唇,突然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,鬼灯快速離開房間。

『什麼呀...那惡鬼...』摸著自己的唇,白澤喃喃道。

 

極樂滿月外。

『我...剛剛做了什麼啊,怎麼會突然那麼衝動。』靠在牆上,鬼燈用手遮住眼睛。

啊啊,我懂了,這種感覺似乎是戀愛啊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次寫了鬼灯視角!

失常做出這種舉動,是因為按耐不住衝動,想好好疼愛白澤,卻突然清醒而逃離的鬼灯

想寫看看這種感覺、但似乎還是詮釋不出來XD

嗚嗚國文老師對不起我應該好好上作文的(no

2014/04/06 欲白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欲白 的頭像
欲白

我欲與君相知。

欲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廣女
  • 唉唉~鬼白什麼的,搶吻什麼的真的是大愛啊ˋ^q^ˊ
  • 很喜鬼白這對的互動/////超萌的///!!!

    欲白 於 2014/07/11 22:4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