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真的要有連載的心理準備(嚴肅

對了有一點微微的白鬼(#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放學時段。

「感覺時間過好快~轉眼就放學了。」篁抄好筆記的最後一個字然後闔上。

「是嗎?我倒覺得還好。」鬼燈將鉛筆盒收進書包,然後往旁邊看了一眼。

白澤正笑著看著他。

「加加知君,今天放學可以跟你一起走嗎?我有點學校的問題想問你。」白澤湊上前問。

鬼燈往後退了一步「...可以,但是請別靠這麼近。」

「哎呀哎呀,抱歉抱歉。」白澤依舊帶著那副表情,鬼燈想到這裡有點厭惡。

「那篁,你今天先自己走吧。」鬼燈對篁說,篁只是對他揮揮手表示沒關係。

「那加加知君,我們走吧。」白澤拉著鬼燈的手走出教室。

這讓在教室的女性們羨慕不已,同時也讓他們感到疑惑,白澤跟加加知以前認識?而且關係不太尋常。

白澤拉著鬼燈走到一條小巷裡頭,並把鬼燈壓在牆上。

「加加知君,你...不是一般人對吧?」

「...你覺得呢?白、澤、君。」鬼燈一腳踢上對方的重要部位,白澤吃痛的跪下。

「果然是隻很廢物的神獸呢。」俯視著倒在地上的白澤,鬼燈抽出今早買的符咒,對著白澤詠唸咒語。

驚訝鬼燈會來這手,白澤立刻現出原型,並且將鬼燈帶到異次元。

「哦?看來傳說中的神獸還是很強的?」鬼燈左右張望,看來這裡不是原本那個世界。

「如果在那裡施放法術的話會嚇到人呢。」白澤變回人形笑道。

「不過你不是被封印了?又為何要找上我?」鬼燈平靜無波的眼眸裡藏著無數的疑問。

「那種封印半斤八兩,更何況過了這麼多年早就脆弱不堪了,輕輕一觸碰就碎裂。」伸出手,白澤身上的衣服變的如日本人那樣穿的和服,只是還有點不同...多了些中國風。

「哦?那這種能對你造成傷害?」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,鬼燈召喚出火龍直向白澤攻擊。

白澤反手一揮,濺出水花將火龍澆熄。

「這點小招式就想來挑戰我嗎?」漆黑的明眸一點一點的染上金色隨後又消逝。

「嘖。」因火龍跟自身有連繫,被熄滅時身體也受到不小的傷害。

「對了對了,我找上你是因為我對你有興趣。」嘴角微勾「你跟之前封印我的那位陰陽師...有相同的氣息呢。」

冷笑一聲,白澤的身後竄出無數條鐵鍊,分別綁住了鬼燈的四肢及脖子。

緩慢踱步至鬼燈面前,白澤伸手扣住鬼燈的下巴「是那麼討厭的嘴臉又讓人忍不住為你癡狂。」俯身在鬼燈的唇上落下一個吻。

「我可跟你認識的那位陰陽師不一樣。」臉色一黑,鬼燈咬住白澤的唇。

「哎呀,真是兇呢。」舔了舔被咬破流血的地方「不過跟我記憶中的還是有差別呢。」

「而且...你其實擁有鬼的血統吧。」伸手在鬼燈額頭輕點,專屬於鬼族的崎角顯現出來。

「!!」偏頭閃躲「有鬼的血統又如何?」鬼燈咬牙切齒,這隻神獸愈來愈囂張了。

輕撫鬼灯額上的角「身為鬼族又來討伐妖魔鬼怪,不覺得很諷刺嗎?」白澤笑著說。

「...又如何呢?」鬼燈腳上的鐵鍊逐漸破裂「只不過我是鬼火與人的混血種就來嘲笑我嗎?」

沒錯,他打從出生開始根本不清楚自己的娘親是誰,若不是跟鬼火合為一體,倒在山林中,他才不會被陰陽世家收養。

一出生就注定要為世間除魔,其實是重生後吧。

白澤臉色微變,他的法術竟然被破了,看樣子這孩子靈力真的很強。

待全身的束縛都解開,鬼燈立刻拿出符咒對準白澤。

「等等...!」白澤正想開口。卻遭到一股強勁的電流,使他倒在地上。

「哦?看來妲己小姐的符咒很有用。」鬼燈居高臨下的望著「說,我和你認識的那位陰陽師,究竟哪裡相、似。」

白澤掙脫了電流,伸出手,手背上的圖騰若隱若現。

「吶,跟鬼燈你手背上的圖騰一模一樣對吧?」

突然聽見對方叫出真名,鬼燈微驚。

「不只一樣、連位置幾乎都相同。」白澤又說。

「這就是前世的你對我的封印唷」白澤歪頭笑笑「當時是以鎖鍊的型態捆住我呢,沒想到破解後以這種形式存在我驅體上。」

「哦?所以呢?」鬼燈挑眉,手伸進懷裡準備抽出符紙。

「既然找到你了,那我...就當你的式神吧。」白澤閉眼,再睜眼時,額上的第三隻眼睜開來。

「心甘情願?而且,堂堂神獸又如何墮落於現世?」

「果真忘了呢。」白澤無奈似的嘆口氣「還記得嗎?你身為輔佐官一事。」

「當時你到桃源鄉來,跟我說你會去輪迴,重新當個人,畢竟鬼的壽命也是有限的。」白澤是敘說往事,緩緩道「你還問我,要不要跟著你一起到現世,可我總歸還是天上的神獸,總不能隨隨變變就在現世定居。」

「你卻說出一個令我大為驚訝的方法,那就是墮落,當然我一開始是不願意,可你卻用隨便的口氣跟我說不來也罷,讓我不爽到極點,一氣之下便跟著你了。」

「當然我墮落後天庭的負責人聽了大發雷霆,但我都墮落了,又怎麼回天上去呢?」

「但又讓我訝異的是,你居然輪迴成了個陰陽師,而你叫我當你的式神,我也心甘情願了。」

「後來我不過搭訕了可愛的女妖怪,你認為我拈花惹草,然後就將我封印啦。」

「這一封印就是幾百年,你又重新輪迴了,成了現在這副模樣,那份銳氣依舊不減呢。」

場景突然變換,回到原本的世界,白澤也恢復了學生制服。

「既然我找到你了,就履行前世的約定吧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喂,這時候不是都會有什麼很激烈的劇情嗎。」

「啊?你電視看太多?這不會發生在你我身上的。」

「切,虧我期待了一下。」白澤小小聲的說。

鬼燈瞄了白澤一眼,趁白澤不注意時將他拉過來。

在唇上落下蜻蜓點水的一吻,便轉過身自顧自的快步走開。

「鬼燈...!!」白澤臉紅愣在原地大叫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天啊感覺OOC了!!!(捂臉
而且語氣轉超硬哦天啊OTZ
祝打家食用愉快ecc1d636867ef9d9a61a5d6c81a3e772_w48_h48   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欲白 的頭像
欲白

我欲與君相知。

欲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