欸第一次打堅學文噢噢噢!!!(吵)

希望不要覺得文筆很差,因為本來就很差(你夠)

出現隨便取名的鬼魂,不要太介意這本來就是腦洞產物(傻笑(幹

就,下收(?
070de2dcd5767ef753573c50e787fac5_w48_h26  

 

↓ ↓ ↓ ↓ ↓ ↓ ↓ ↓

 


一回到家,何弼學就覺得很煩悶。

『啊啊....堅哥還沒回來吧?』

隨意的將背包及脫下來的T恤扔在地上,直接拿起浴袍走進浴室沖洗

『啊──堅哥不在好寂寞啊!!』何弼學嘟著嘴咕噥的抱怨起為什麼兩人的時間差這麼大,都不能好好在一起相處云云。

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抱怨之中,根本沒發現鏡子出現了什麼異樣。

『咦?鏡子怎麼都沒沾上霧氣?』何弼學雖然是搞靈異的,看到鏡子,對於自然現象水蒸氣與冷會凝結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。

『欸......運氣不會這麼背吧....』正當心中出現這個想法的時候,鏡子浮現出一個女性的樣貌。

『哇啊啊啊!!!!你.....你別過來喔!!!!』指著鏡中的女人還什麼東西,何弼學捂住自己的胸部(?)。

『不要害怕...我...我只是...』女人慌張的擺手,不知所措的看來看去。

看來看去是因為,何弼學這小子連個浴袍都不套著,直接光溜溜的將裸體展現給人家看,要是堅哥知道了肯定賞個五雷轟頂。

『等等...啊!!』何弼學仔細端詳這個不請自來的女...鬼,這個家有殷堅的陣法保護,再加上衛官的加持,除了狐仙小芸以及衛官帶回來他口中所謂受傷的動物,其他孤魂野鬼是進不來的。

『莫非你是生靈?我還沒看過有生靈可以保持這麼美的狀態來求救呢!』嘖嘖一聲,何弼學望著鏡中女性,飄逸的長發整齊的垂在胸前,剪裁到好處的碎花洋裝服貼著身體,將曲線完美的展現。

『不...不是的...』

『哎唷我會叫堅哥趕快回來救你的!!再等等吧!』

『那個...』

『難不成你快撐不住了?!等等我趕快call堅哥回來。』

『並..並不是!!!!先生!!』

可能是感到自己的失禮,女性的臉慢慢的紅了起來,何弼學愣愣的看著,突然回過神。

『啊...?等等所以?』

『我叫安娜,我已經在這個鏡子裡很久了,只是平常另一位先生的靈力太高強所以我不會現身,但今天....』

『啊──你說堅哥啊,等等你說你在鏡子裡很久了,所以我們在浴室那個的時候你...也在看?!』

臉慢慢的變的更紅,像番茄一樣,安娜緩緩的點了點頭,何弼學再次無語了。

 


一回到家,就看到何弼學對著鏡子滴滴咕咕不知道在幹嘛,殷堅暗暗發誓,以後絕對要把所有買回家的家具都檢查一遍,免得何同學又惹出一身麻煩。



『哦──?所以呢?』何弼學這個災星,惹來的麻煩已經不下數次,所以對於他擅自答應要幫助鏡中那位小姐,叫安什麼的...隨便,幫助他脫離鏡子,殷堅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
『堅哥──你就幫幫忙嘛──』眨眨大眼,何弼學吃定了這位殷大天師對於小動物沒轍,用了撒嬌的語氣哀求。

『何同學,你當我很閒嗎?』完全不吃這套,用手刀敲了何弼學的頭,殷堅想也不想的拒絕。

『好痛!!就幫幫忙,積點陰德嘛──』摸何弼學了摸被手刀的頭部,依舊死纏爛打的捉著殷堅的西裝。

明顯的有點怒氣,殷堅皺了皺眉頭,順勢就把何弼學拉過來,直接用唇將何弼學的嘴堵住。

『唔...堅哥...哈..』

『嗯?這樣安靜多了。』

何弼學推開殷堅喘著氣,接著臉紅的撇過頭。

『堅哥你這招不公平!!』

舔了舔唇,似乎意猶未盡,淺灰色的眸閃過一絲危險的氣息。

『等等堅哥你....』

『我?我怎麼了?』用著無辜的語氣,殷堅直接拉住何弼學,走到臥室把人扔到床上,將門反鎖。

後續就是馬賽克處理,至於安娜的事情,床上運動完畢,殷天師也就心情愉快的解決了,何同學依舊腰痛的躺死床上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欲白 的頭像
欲白

我欲與君相知。

欲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木乃一
  • 寫的不錯啊~~
    內容很好,排版也很清楚~~
    我已經很少看到有人寫有鬼文了~~ Q____Q